出國的老公,這個端午節,我該如何面對你?

时间:2020-05-21


我和老公在大學相識相愛,後來因為他想回家鄉廣州找工作,我義無反顧的

跟他來到這個燈紅酒綠的城市,半年後,我們結婚,跟他父母住在一起,就在這

個五一,他被公司派到澳大利亞進修學習一年,我一個人和他父母住在同一個屋

檐下。



公公56歲,還沒有退休,在一家國企,略胖,178 的身高,不苟言笑,非常

威嚴,酒量超好,每次吃飯都要我們陪酒,老公喝酒過敏,他又是孝子,就慫恿

我陪他爸喝酒,我勉為其難又不勝酒力,每次喝完走路都像踩在棉花上,臉上泛

紅,可又不好推辭,就這樣老公出國期間,我就多次借口公司忙不回家吃飯。婆

婆已經退休,天天跟著一群老太太們去廣場上跳健身舞,活的優哉遊哉。



因為分居大洋兩岸,我和老公最主要的聯系方式就是QQ,只要彼此有空,就

一整天一整天的泡在網上,聊生活的點點滴滴,聊以慰藉彼此的相思之情。



我承認我曾經看過日本動作片,也和老公看過各種亂倫的劇情,但是我一直

都堅信,這樣的劇情,都是教育片的噱頭,現實生活中是不可能發生的,更不可

能發生在我這樣的威嚴的公公的身上。直到我看到門口的人,直到我手足無措,

趕緊合上電腦,直到我趕緊拿被子蓋住自己,我已經不知道該想什麼,該做什麼,

兩眼茫然的盯著門口的那個人……



這時候,公公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轉過頭咳嗽了兩聲,離開了門口,我

驚魂未定的趕緊穿上衣服,想著自己剛才尷尬的一面,不知道是該出去還是應該

關上門呆在房間裡,這時公公在客廳裡叫我,我滿腦袋裡一邊想著自己對著電腦

用舌頭舔著RT,不停呻吟,扭動的樣子,不知道公公看到了多少,他呆在門口多

久了,一邊慢吞吞的移向門口。



公公今晚出去有應酬,快回來了,驚慌失措中,沒有辦法繼續貼今天的經歷

了,因為我不知道他喝醉回來會怎樣……我一個人在家裡,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更不知道這個假期會如何度過,,還有我那遠在大洋彼岸的老公,我怎麼跟他解

釋這一切?



公公還沒有回來,繼續扒:他叫我出來,我從臥室移到客廳,公公上下打量

著我,我腦子裡立刻蹦出來一句話:like i am naked !!因為穿衣服穿的倉促,

我沒有穿胸衣,直接穿了個粉色吊帶和一跳白色熱褲,RG深深,兩點隔著衣服盡

顯,我正後悔著自己的疏忽,公公讓我去廚房做午飯,我趕緊逃似的進去廚房,

穿上圍裙,鎮定一下,開始做飯。



整個吃飯的過程尷尬而又漫長,我匆匆吃完,正想回臥室,公公突然讓我停

下,我不敢回頭,只覺得身後有人環住我的腰,我拼命要掙脫,卻越來越緊,隨

後,他把我抱起來,放在床上,我使勁抵抗。



他把我壓在床上,他大約有160 斤左右,我只有90多斤,而且有近十斤的肉

都長在了乳房上,所以平時買個乳罩都只能買大媽型的E 杯,每次看到別的女孩

子穿的花花綠綠的各色AB杯的時候,我都羨慕的不行,以前上體育課,女生的長

跑,我總是跑在最後面,因為它們晃動的實在是太厲害了,引得整個班裡的男生

一整唏噓,後來體育課只要有跑步,我總是借故請假,不願意參加。



我反抗不過,只好大叫,他一口親上來,堵住我的嘴,然後吻我,很深,很

悠長,我第一次被人這麼吻,因為我老公有潔癖,從來不和我接吻,也不KJ,一

上來就直奔主題,多麼戲劇的事兒啊,沒有和老公接過吻,居然和老公他爹親上

了。他一直這麼吻著,我開始還緊緊閉著嘴,後來,我就慢慢張開了,任由他的

舌尖觸碰,任由他的牙齒輕咬,任由他含著我的舌頭,我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公公開始順著我的臉親下去,托起我的下巴,親吻我的脖子,耳朵,鎖骨,

腋窩,肩帶滑落,他褪下我身上的粉色吊帶,用手揉搓著我的乳房,最後,含住

了我的RT,兩只手輕輕的把兩個奶子聚攏,一口咬住兩個RT,我沈浸在從未有過

的刺激裡,興奮而且焦慮,快感一陣陣的傳遞,我開始呻吟,兩條腿開始不自主

的扭動,他一路親過來,雨點一樣,像是開發著一塊處女地,我的身體隨著他的

親吻而起伏,像是久旱逢甘霖,他終於親到了私處,似乎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

親了下去,兩只手扒開我的大腿,用胡茬扎著我的下體,舌尖輕舔,一步一步,

伸向那個溫暖潮濕的地方,我已經崩潰,下面濕的一塌糊塗,無法停止的呻吟,

似乎在渴望下一步發生的事情。



公公脫掉上衣,解開腰帶,露出早已膨脹的JB,血管清晰可見,比老公的要

長,我的思想處於停滯狀態,只是看著這一切,感受著這一切,直到他用他的東

西頂住了我的下面,開始進攻時,我才警覺,這不是動作片,這是現實,發生了

就無法面對的現實,我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了他,眼淚瞬間流下,公公愣了一下,

居然停止了進攻,把被子給我蓋上,抱了一下我,說,對不起,洛洛,然後,穿

上衣服,開門出去。



晚飯時分,公公發來一條短信,說,洛洛,我晚上有應酬,會很晚回來,不

必等我。他從來沒有給我發過短信,我還以為他不會寫信息。



我在QQ上胡亂和老公聊了幾句,沒敢說半句關於今天發生的事情,身體卻在

回憶著今天的刺激,感覺還在,那種麻麻酥酥的感覺,還縈繞在身體的周圍,他

急促的呼吸,仿佛還在我的耳畔,我緊張的等待著,公公一般晚歸,只有一個原

因,就是有夜場,喝醉了,我忐忑不安的等著醉酒歸來的公公,他酒量極好,但

不知道為什麼,還是經常喝醉,他在公司處於高層,屬於小有成就、呼風喚雨的

人物,雖然現在老了,胖了,仍然可以從眉宇間看到當年英俊瀟灑的模樣。



而我,我叫洛洛,好像曾經有過一個很出名的同志也叫洛洛,而且那個叫洛

洛的是個小男孩,長的非常清秀,我也叫洛洛,是個女生,25歲,結婚不到半年,

從小父母離異,性格非常懦弱,被動,在大學裡是屬於校花級的人,波大腿長皮

膚白,我老公的夢中情人是關之琳,當初遇到我時,他一度驚艷錯覺認為我是關

之琳。當初追我的男生很多,卻都只是寫過情書或者托人表白啥的,我老公是在

一次KTV 中,拉起不會唱歌的我跑了出來,在學校的操場上把我摟在懷裡,不由

分說的親了我一口,然後手在我身上遊走,我沒有拒絕,他就直接把我拉到男生

宿舍裡,當時大家都出去唱K 去了,我們就在他的床上完成了第一次身體的負距

離接觸。從來沒有被男人碰過的我就這麼輕易的把第一次給了他,成了他的女朋

友。



已經將近淩晨,公公還沒有回來,我想像著他來了之後可能發生的事情,我

還有沒有力氣拒絕他,卻又不敢想像,就這樣繼續遊蕩在天涯裡,碼下這麼多字。



在天涯上碼了無數字抒發了很久情緒之後,公公還沒有回來,我開始在床上

陷入一種半睡半醒的狀態裡,在糾糾結結的夢裡,連呼吸都覺得壓抑,卻又渴望

著被入侵。身體浸泡在寂寞裡,夢裡面一會兒是老公的臉,一會兒是公公的,渾

身燥熱。



終究還是醒來,下面濕成了一片,無法安然入睡,我去洗手間衝了一下涼。

裹上浴巾,打開房門想透透氣,客廳裡的酒氣撲面而來,混合著煙的味道,公公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坐在客廳抽煙,我一愣,旋即回房。



洛洛,他叫住我,讓我坐在他身邊的沙發上,曖昧已經充滿了整個房間,我

似乎都能聞到荷爾蒙的味道。我裹著一條白色的大浴巾,長發淩亂的滴著水,混

合著沐浴露和洗發水的味道,讓這場景顯得曖昧而且情色。



我順從的坐在他身邊,他打開酒,拿出兩只杯子,讓我陪她繼續喝酒。我沒

有拒絕,一杯一杯的把自己灌醉。我們就像在演一部無聲的電影,一直都沒有人

開口。不停的碰杯,仰頭,喝下去。



我漸漸不勝酒力,臉色酡紅,眼神迷離(我每次喝酒都會瞳孔放大,眼神顯

得挑逗而且迷離,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時候,我看到他在盯著我看,深情而曖

昧,這眼神太熟悉,我終於想起,原來每次我陪他喝酒,他都是這麼看著我的。

只是當時沒有注意。



他拉起我,讓我坐在他的大腿上,雙手環在他的脖子上,他撫摸著我的頭發,

他的頭埋在我的胸前,輕聲叫著我的名字:洛洛,洛洛……



今天過端午節,剛剛和公公出去了一個下午和晚上,現在繼續深扒昨晚的遭

遇:



他不停的叫著我的名字,我的心被一次次的融化,這種親昵的呼喚,已經好

久沒有人叫過了,借著酒力,我在他的手掌裡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洛洛,洛洛,那是小時候爸爸對我的昵稱,只是這種天倫之樂我僅僅享受了

不到五年,卻永遠記得爸爸常常把我高舉過頭,拋起接住的感覺,記得坐在爸爸

腿上,任由他用胡茬扎我的臉蛋兒,覺得爸爸和我大手牽小手,一起漫步在夏日

午後的林蔭小道上,我一句一句的跟著爸爸學著:欲窮千裡目,更上一層樓。



若不是媽媽非要和那個男人私奔,我的童年的美好或許就會這麼一直延續下

去,像所有從小受寵的小公主一樣,我會開朗而活潑,會優秀而上進,會撒嬌,

會淘氣,會叛逆,會倔強。是父母手中的寶貝,是個小學裡優秀的班干部,說不

定會是五道杠的小干部,而現實是,我的爸爸媽媽後來都有了自己的家,我跟著

奶奶和一條狗住在了一起,直到我考上大學,奶奶去世,而那條狗也隨著奶奶一

起去了。



我變得郁郁寡歡,變得內向敏感,卻更加的順從,逆來順受,沒有一點兒青

春的朝氣和自信,低眉順眼間是一種被生活強暴後的無助無望。



那條白色浴巾被他扯落,我又一次赤果果的暴露在他面前,這次我沒有白天

那麼羞澀的想要掩蓋自己的身體,我坦誠的面對著他,心跳的狂亂而劇烈。他把

我緊緊的抱在懷裡,按倒在沙發上,用他全部的體重壓在我的身上,我不堪重負,

用力推他,他以為我要反抗,用一條絲巾把我的雙手綁在沙發旁邊的大理石桌腿

上。我處在一種很奇怪的體位,身體赤果,長發散落,上半身傾斜在沙發的邊沿。



客廳裡柔和的燈光,灑在我的身上,也照在公公那被欲望籠罩的臉上,我通

體雪白,RF高聳,在燈光裡散發著無盡的欲望。



我驚恐的看著這個男人,用乞求的眼光請他饒過我,我蜷起雙腿,縮在沙發

的角落裡。他顯然很喜歡我伸展著全身的樣子,又拿了一根繩子把我的腳捆起來,

一頭系在旁邊的桌腳上。我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躺在沙發做成的案板上,不知

道自己面臨著怎樣的蹂躪。



我在心裡無比的後悔著,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呢,這樣的事情,怎麼會

活生生的發生在現實中呢?而我心中那無比威嚴的公公,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呢?也許是從白天和老公的一次果聊,也許是從沒有穿內衣出來見公公,也許…

…也許我本身就是這樣的一個蕩婦,平靜的外表下,是一顆渴望被蹂躪的心。既

然如此,那為什麼還要害怕?為什麼還會後悔,為什麼還會流淚?



他坐下來,用手摸著我,拿起我的一縷長發,親吻著我的發梢,他的手劃過

肩膀,劃過乳房,捏住了我的RT,我渾身不自覺的一陣顫栗,眼光隨著他的手在

遊動。鼻子因為委屈而抽動著,眼淚順著眼角留下來。



他的手劃到我的小腹,開始揉弄我那個最敏感的部位,我在淚眼朦朧裡,喃

喃的叫住他,爸爸,爸爸……他突然停止,兩手離開我的身體,頹廢的捧住自己

的頭,從沙發上滑落下來,蹲在了地上。



我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感覺終於找到了突破口,我繼續說,爸,你喝多了,

你看,我是洛洛啊,是你的兒媳婦……爸,把毯子給我蓋上吧,你不是說要待我

像親生女兒一樣嗎?爸,我知道我錯了,我不應該大白天的在臥室裡脫光衣服,

更不應該讓你看到……爸,你放了我吧,不然我會永遠背負著對你兒子的愧疚,

沒有勇氣繼續活下去……



公公木然的聽著我不停的乞求,從臥室拿出一條毛毯給我蓋上,我抖動著雙

手,示意他給我解開,他卻突然抱住我,洛洛,我知道對不起你,更對不起小偉

(我老公),可是你實在是太誘人了,我沒有辦法移開我的眼光,以前我只知道

你長的漂亮清純,知道你很乖巧,少言寡語,但是卻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一個尤

物。但是你放心,你是我的兒媳婦,我是你老爸,我不能衝破自己的底線。



然後他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一樣,把我手上的絲帶和捆在腳上的繩子解開,用

毯子裹住我,把我抱進臥室。我像是一只受驚的兔子,又像一個受傷的孩子,緊

緊貼在他的胸膛,感受著他砰然的心跳。



他把我輕輕的放在床上,專注的看著我,我滿目柔情的撫摸著他的胳膊,說,

爸,你喝多了,早點去休息吧。他居然像個孩子一樣的搖頭,說,不,我今晚和

你一起睡。



我雖然極度不願意,但是經過了這麼一天的折騰,加上剛才幾倍茅台下肚,

我確實已經無力再抗拒什麼了,該來的總會來,我已經做了最大的努力了。我疲

憊的移動了一下身體,算是默認了今晚和公公同床的要求。



於是,在我和老公剛剛結婚不到半年的婚床上,我和他爸爸,相擁而臥。



我的RF緊緊貼著他的胸膛,他用手畫著我背部的曲線。我累了,渾身酸軟,

倒在他的臂彎,感受著下面有一個很硬的東西頂著我的肚皮,似乎隨時都可能侵

略我無力再設防的身體。



我再次睡了過去,似乎在半夢半醒,感覺到他給我蓋好被子,感覺到他親吻

了我的額頭,感覺到他去洗手間衝涼,感覺到他離開了我的臥室。



我下意識的伸手去摸旁邊,沒有人!確認之後,我終於沈沈的入睡!



一夜無夢!



清晨仍在睡夢裡的我,恍惚中聽到他給我說他要去寶馬4S店裡去給他的車做

保養,已經把早餐做好,讓我等他回來。語氣宛若情侶關系。我點頭,隨即又睡

了過去。



再次睡到自然醒,昨天的一切仿佛像電影一樣在我的腦海裡上映,雖然是完

全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就這麼戲劇性的在這個小節日裡,在廣州這個200 多平米

的房間裡,在完全不可以的兩個人身上,發生了……還好,至少我沒有踏破最好

一道底線,算不算慶幸?



跑到天涯,胡亂寫了一下,遣詞造句再次感到自己的文學水平的匱乏。明明

是剛剛發生的事情,卻詞不達意,或者不知道怎麼寫出來,再次看到天涯裡的那

些出書的MM,深感寫手是個很不容易的職業,佩服他們的堅持和執著的筆耕不輟,

以前只是潛水,而真正等你寫了,才知道,每一個字都要推敲出來是多麼痛苦的

事情……還好,我也只是隨便寫寫我的經歷,即不求閱讀量,也不求點擊率,只

求發泄!即便這樣,還是寫的很辛苦,很痛苦。



吃著公公做的早餐,有種幸福感,這樣的體貼我有多少年不曾擁有過了,還

是很小很小的時候,印像裡爸爸每天早起給我做早餐吃。然後看著我吃下去,囑

咐著我讓我按時吃早餐,不然會長不高。爸爸,印像裡的爸爸,現在卻被生活和

女人折磨的只剩下了一副軀殼,早已沒有了當年的溫情,甚至都沒有了生活的熱

情。連我結婚的時候,他都沒有來。



我在早晨氤氳的咖啡香氣裡,覺得自己好像是公公包養的小情人,享受著他

的專寵,如果他不是我老公的父親,或者我真的可以做他的親人,嘟著嘴問他要

這要那,他會像寵著他的女兒一樣寵著,又會像對待初戀情人一樣對待我,我可

以撒嬌可以任性可以無理取鬧,他在外人面前冷酷,嚴肅,一板一眼,唯獨對我

深情相望,捧我在手掌,放我在心上,我可以把以前缺失的父愛從他身上找回來,

我這麼YY著,笑自己肯定是蝸居看多了,總把自己往海藻那個角色上靠。



在網上遊蕩到中午十分,優哉遊哉的享受著曖昧過後的美滿。看著天涯ER的

評論,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賤了,可是為什麼心裡對老公的愧疚,遠遠沒有對公

公入侵的渴望深厚?骨子裡是個蕩婦吧,就像你們說的一樣。



中午時分,公公已經保養完車子回來了。我開門,穿著杏黃色的吊帶睡衣,

膚如凝脂,身形盡顯,眼神卻無辜的像個只小兔子。公公看到我,明顯一愣,隨

即眼裡充滿了曖昧深沈的柔情,我明確的知道我現在在勾引他,卻按捺不住內心

的渴望。



他拍拍我的臉蛋兒,問我昨晚睡的還好不,我點頭,和他面對面的站著。我

能聽得到他的呼吸和心跳。他按住我的肩膀,說,洛洛,不要這樣,你知道你對

我的殺傷力。



我微笑,並不離開,雙手抱住他,把他推到牆壁上。他反過身來,壓我在牆

上。我就這樣被他壓在牆上,RF和他接觸,後背和牆貼緊,雙腳離地,堅於呼吸,

卻很快樂的享受著這樣的被實實在在壓著的快樂。



他把我抱起來,放在沙發上。說,洛洛,明天端午節,今天我們出去轉轉吧,

你在家呆了這麼久,該出去呼吸下新鮮空氣了。我蜷起雙腿,靠在他的臂彎,能

感覺到他的肌肉,他就這麼摟著我,像是父女,又像是情侶。他從低胸的睡衣看

下去,說,洛洛,你身材真好!恐怕是個男人都想把你壓在下面,我已經忍得很

不容易了。我的腦袋裡居然冒出來忍者神龜這四個字,真不知道當時怎麼思維這

麼活躍。他說,洛洛,你怎麼長著一張天使的臉蛋,卻有著魔鬼的身材和誘惑呢?

我內心歡快的接受著他的恭維,看著他那支得越來越高的帳篷,無比的滿足。



讓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為你支帳篷,是件很簡單的事情,因為他們血氣方剛,

有著用不完的精力,而讓一個歷經無數風雨,五十多少的男人,還可以時時對你

繳械投降,是件非常值得一個女人自豪的事情。至於楊振寧那樣的,應該算是特

例吧。若是翁帆真的有本事讓他舉槍的話,我只能表示對翁無敵的佩服。



我沈浸在這種自豪裡,既然他都說不突破底線,那我就不怕了,肆意的發揮

著我的魔鬼本色,不停的撥動他的心弦。



他痛苦的糾結著,臉上是享受和焦慮的表情,卻最終把我抱進臥室,扔在床

上,大聲喝到,壞丫頭,換上衣服,我們出去。隨即給我關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