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佳人茵茵1-7

时间:2020-03-12


一)



模特兒茵茵這個濃豔打扮的美女,是位絕色佳人,165 的身高配上一張嬌媚

的脂粉臉孔,一對令人銷魂的水汪汪大眼,二道彎彎的柳眉,高隆的瓊鼻倍增其

美豔,還有不時浮現的迷人小酒窩加上吐著芳香的小嘴嬌豔欲滴和羊脂般的肌膚

及自然流露出高貴優雅的迷人神態。



茵茵平時的彩妝用品都是極高檔的,她總愛化豔麗的彩妝,濃脂豔抹,用厚

厚的雪白粉底及香粉、美胭脂、豔口紅,用深紅色唇膏作眼影,喜歡用戲劇化妝

用的深紅色油彩作口紅,因爲它夠香豔,化妝淫豔妓女,美如舞台小姐。天下的

男人有誰能不對她動心不想占爲己有。



我經常爲她買脂粉口紅、唇彩和深紅色大紅色的戲劇化妝油彩。茵茵和我作

愛時總是特別是喜歡用深紅色的戲劇化妝油彩抹在嘴唇上作口紅,抹得又厚又豔,

當著我面前用舌尖舔來舔去。她愛在乳房噴淋香水和搽脂粉,並在乳頭上搽滿口

紅甚至大紅色的戲劇化妝油彩塞進我的嘴巴,讓我含弄和舔吃上面的脂粉口紅。

陰戶上也要搽滿脂粉,塗抹口紅和香豔的唇彩甚至油彩供我舔吃吻弄。



我也極喜歡吃她的脂粉口紅,有一次,她抹口紅塗唇彩後舔過柑子含在嘴?

喂給我吃。我們吃五個柑子竟吃了她一枝口紅,最後她竟在嘴唇、舌尖塗滿深紅

色的化妝唇彩再含著一片片柑子和我接吻喂給我,這是世界上最香豔的美食。



記得有一次,茵茵演出,她邀請我去看。我到了後台的化?室,濃烈的脂粉

香氣撲鼻,舒服極了。在化妝桌上,全是高級化妝品,包括香水、化妝水、美容

膏、胭脂、口紅、香粉、粉底、粉餅、眼影、腮紅、唇彩、油彩等。一個漂亮的

模特都在濃脂豔抹,好象要把所有這些香豔的化妝品都抹在臉上。



茵茵正在畫口紅,不時用舌頭舔一下嘴唇上的豔麗口紅,她臉上的脂粉又厚

又香、口紅又濃又豔、眼影和指甲紅得發紫,美豔非常,當時我真想和她瘋狂接

吻再幹她。我聞著特別濃烈的香水脂粉口紅味,下面硬起來了,肉棒堅硬如鐵,

趕緊跑到衛生間搽弄肉棒,讓其射出濃濃的精液。



我回到化?室,看到發型師正爲茵茵弄發型,我也看得出,這個發型師庫下

面也是鼓鼓漲的,不時用硬幫幫的家夥頂一下茵茵的後面。



在演出過程中,我看著舞台上濃豔化妝的模特,肉棒堅硬如鐵。



記得還有一次演出中,茵茵化妝成一個美豔的東洋藝妓。



提起日本的美豔藝妓,便想到一群打扮花枝招展的妓女在自己雪白的臉上畫

上口紅唇彩、眼影、上彩妝。藝妓是一些極爲濃妝豔抹的美女,她們畫上又厚又

豔脂粉口紅,臉蛋打上雪白的粉底,頸部和肩背也是又香又白,小嘴上的口紅豔

得發紫,這是漂亮的藝妓妝。日本藝妓那別具一格的化妝,那高高的發鬏,那優

美的舞姿,那端莊的儀態總給人一種神秘、莊嚴的感覺。



我從資料中知道,日本妓女的曆史也很悠久,在中國的清朝時,便已是「自

長崎神戶大阪橫濱以至東西兩京,妓館林立。雖偏邑小縣,呼妓侑觞,無不立至。

花爲世界,玉作精神,固煙月之作坊,風流之薮澤也」。其中最爲有名的,爲東

京妓,分爲色藝兩種。色妓便是陪客人睡覺,而藝妓則擅長歌舞,或陪酒,可以

在客人的宴席上彈唱助興,但不得陪睡,如有違犯這一規矩的,則要罰款。色妓

芳源最多,藝妓多在柳橋新橋,門前桂一個紅燈作爲標志。你看,窗台邊有美豔

的藝妓向你招手,抛媚眼呢!



我有一次出差日本橫濱,當天夜?,我在祗園沿街閑逛了,我看到藝妓館的

門上都挂著一個小牌子,上寫:隻對會員開放。一個尋常的外國人想邁進藝妓館

的門檻比登天還難。透過小窗,可以聽得見藝妓館?酒意微醺的男人的說話聲、

年輕女人的淺吟低唱和她們輕輕的笑聲。不過,她們的歌聲在我這個不懂日語的

外國人聽來好像貓叫一樣刺激神經。



在厚重的脂粉下,穿著華麗和服滿身香水脂粉香的藝妓們,梳著高髻,露出

一段上了雪白粉底和香粉的雪頸,還有那美麗的肩背,配上用豔紅色油彩畫出的

小嘴巴,雖然明知是刻意,卻仍有種說不出的魅力,尤其是當她們竭心盡力地服

侍男人時。



我和日本朋友到了藝妓館,門打開了,一個十八九歲的打扮得極爲美豔的藝

妓走出門來,她一身濃濃的香水脂粉味,香豔的臉畫得特別白,妝上得很重,口

紅畫得極爲豔麗,露出一段上了雪白粉底的雪頸,好像是要參加化裝舞會的那種

畫法。她邁著小碎步,不時對偶爾經過的路人投去招徕的微笑,她把我們帶進藝

妓館。



我緊張興奮得如同第一次赴約會,到了藝妓館的晚會上,客人和其他藝妓都

已經到了,?面濃烈的香水脂粉香撲鼻,藝妓們個個無比香豔。按規矩,藝妓們

跪著把隔扇門拉開,沖著客人們優雅地鞠躬示意。這一點我做到了。極爲美豔藝

妓用京都口音嘟哝了一句「歡迎光臨!」



聽說一個藝妓學徒的全部行頭有的達10公斤重。高高聳立在後腦上的盤頭很

重,壓得頭直往後仰。和服的袖子長長的,如果不掖好,會拖拉到地上。藝妓們

還要穿一種重心在腳後跟上的木屐,如果像歐洲人那樣邁步,必然要把鼻子摔爛。



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藝妓們應該上身挺直跪在地闆上(其實臀部是壓在腳後

跟上的),對客人微笑(但不能張嘴),姿態優雅地給客人斟酒。一個年長的很

有經驗的藝妓彈起一種日本特有的樂器開始唱歌,我立刻感到渾身發癢,想歇斯

底?地大叫—日本音樂簡直讓我快發瘋了。兩個藝妓學徒手舞著扇子在不大的舞

台上開始跳傳統的日本舞,看了這舞蹈,人們才能理解什麽叫極其雅緻細膩的禮

儀姿勢和極慢的轉身動作。



正常的話,和藝妓是不能有一夜情的,除非你願意做個贊助人,甘願負擔藝

妓的開支,而且不允許按次付費。和藝妓動手動腳也許會遭到她們半真半假的責

罵。日本人花很多錢去找藝妓主要爲了聊聊天,他們想尋求一種親密關系,想得

到更隱秘、更細緻、更原汁原味的男女情愛。在他們看來,藝妓就像是他們的心

理醫生,她們讓人賞心悅目。一個有經驗的藝妓是很會說話,很會看眼色的,她

們知道該說什麽不該說什麽,知道什麽話題能讓客人感興趣。



再說回茵茵的藝妓化妝。我被帶到模特們專用的化妝間,我看到了茵茵,她

和我說了幾句後,便去化妝。



兩個濃脂豔抹的年輕美女讓茵茵坐到一面大鏡子前,鏡子前的桌子擺滿香水、

化妝水、美容膏、胭脂、香粉、粉底、粉餅、眼影、腮紅、口紅、唇彩和化妝油

彩等高級化妝品,我看到茵茵閉上眼睛。



化妝師是個大約二十七八歲的美女,她也是脂粉厚口紅豔。她先在茵茵頭上

臉上噴了很濃香味的香水,又抹了化妝水,然後在茵茵臉上抹了一層粘粘的糨糊

狀的粉底,這種粉底膏是雪白的,香味也很濃。接著往這上面敷雪白色的香粉,

她們非常用力地塗抹。



接下來是藝妓們特有的化妝程式:用粉刷把雪白粉底刷往茵茵的頸部,還有

那美麗的肩背,再重新塗臉,然後再撲上香粉。那妝豔麗得會讓人完全失去自我,

之所以畫得那麽濃重主要是妝豔客人喜歡,漂亮的化妝師和女孩子們在茵茵的臉

上起勁地忙活了半個小時。



茵茵被畫成了豔麗的美女,臉白得讓瓷器也會自愧弗如。相形之下,由于沒

有平時抹的眼影,茵茵的眼白反倒顯得不怎麽了。她的性感的嘴唇也被塗上深紅

色的油彩,隻在上面畫了一個豔豔的櫻桃口。海明威把日本藝妓的嘴唇比做白雪

上的一點血,看來是非常到位的比喻。



藝妓們還要注意的是笑不露齒,因爲無論牙齒怎麽白,和臉的白比起來都相

形見绌,一旦大笑,牙齒露出來,顯得有點黃,就大煞風景了。所以藝妓學徒們

含蓄、神秘、優雅地微笑時,如同蒙娜麗莎一樣隻牽動嘴角的一點肌肉。而且,

笑時,羞怯地用手掩住嘴是最經典的。



畫完臉,化妝師讓茵茵自己在胸部撲過香粉。然後茵茵去趟洗手間,一旦穿

上和服後去方便一下都不太容易了。隻有經驗豐富的藝妓才能在穿著和服的情況

下完成這本來很輕松的日常小事。因此藝妓們爲了省事,都不穿內褲。茵茵本來

引以爲驕傲的身高、纖細的腰肢和健美的大腿都不符合日本美人的標準。和服寬

寬的腰帶在身上纏了好幾圈,目的就是要把女人的「凹凸」都抹掉。



接下來是梳頭,爲了把假發戴上,她們往茵茵的發根注入發蠟,然後澆上一

種很香的發膠。接著把假發低低地扣到我頭上,直到額頭,固定假發用了不知道

多少發簪、發卡,還有其他東西。發型弄好後,她們在上面又噴上香味極濃的香

水。



接著,化妝師再爲茵茵的雪白臉蛋和脖子上再撲了香粉,又再畫口紅,力求

化妝得更香豔一點。



看著茵茵被抹得脂粉厚口紅豔,我的肉棒硬到了極點,在茵茵轉過來對我微

笑時,我竟射出濃濃的精液。



演出後,我對她說:「我太喜歡你的美豔藝妓化妝,能夠爲我保留嗎!」



她想了一下,點了點頭,換上她包?帶來的衣群,和我上了計程車,回到她

的公寓。



進了房間,我看著茵茵濃豔香豔美豔的藝妓化妝,立刻撲了過去,把她抱起

來瘋狂接吻,從臉蛋、眼睛、脖子、後背吻到乳房,最後是豔唇。



「讓我補補妝吧!」茵茵把我推開,全身脫光,在鏡子前坐下,直往臉上、

脖子和乳房上撲香粉,又重新畫了口紅。



我把她抱上床,那?有雪白的粉底和香粉便往那?狂吻,那?有脂粉口紅就

往那?舔弄,我不時爲她塗脂抹粉搽口紅再接吻。



接吻舔弄了半個多小時後,我將我那早已堅硬如鐵的肉棒頂到茵茵的陰戶,

然後使力地推了進去。就這樣,我的肉棒已經滑進了她的美麗陰戶,舌頭也滑進

她的豔口中。



「用力地插茵茵吧!」茵茵說。



我就像瘋了一樣狠狠地抽插茵茵的肉穴,口紅也不時進出她的豔嘴抹弄,又

和她瘋狂接吻,她感覺到有一個高潮在體內逐漸形成。



那真是奇妙!茵茵從一次又一次的沖擊中到達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天地。



茵茵的愛液不斷地往外洩,好似大浪一般,一波又一波!肉棒都拼命地往茵

茵洞?插,我以又快又重的方式插刺著茵茵,看著我的肉棒在茵茵的肉縫中進進

出出。



而茵茵隻是處于一種無法言喻的興奮,茵茵的陰道抽慉著,茵茵的愛液潺潺

地流出。



「茵茵。。。。茵茵。。。。我要射了。。。。」我喘息著說。



「射吧,射在茵茵?頭吧!」茵茵從痙栾的臉上擠出這句話。我也達到我的

極限。



我開始一種又迅捷又猛力的沖撞,將我倆脹大而扭曲的肉棒毫不留情地刺入

茵茵體內。



茵茵感覺到我的精液淹沒了她的陰戶,而且也察覺到我的肉棒在陰道中膨脹

的程度,茵茵知道我正在噴射!這一波又一波的興奮終于全部結合在一起而在一

次中爆發了!一次又一次更用力地洩出茵茵的愛液。而性興奮也一次一次的更劇

烈。



茵茵用雙手環住我的頸部,茵茵的雙乳緊緊地貼住我強壯的身驅,當然,我

從沒停止肉棒的推擠運動,更瘋狂和她接吻,茵茵的愛液更沒有一刻停止外洩。



我的肉棒滑了出來,茵茵伸出手抓住肉棒的莖部,然後在上面倒了大量香粉,

又不停套弄著它,上上下下,不久,又硬起來了。茵茵張開搽滿口紅的豔唇把它

含起來,讓龜頭沾滿口紅,並用舌頭不停舔弄。那真是個巨大的肉棒,茵茵將大

部份的龜頭塞入自己的嘴巴內,並且盡茵茵所能地去吸吮它。茵茵低呼了一聲,

當我在茵茵的口中進進出出時,茵茵一次又一次地達到高潮,然後我又射了!我

的精液嘗起來是那麽的美好,茵茵持續著吸吮它,並且大口地吞落。



喔!那滾燙而濃冽的精液呀!我射出了很多的量,而想到這個就令茵茵的性

緻更高了,茵茵不知道自己究竟洩了多少次。



我躺在床上看著茵茵在旁邊往臉部撲香粉搽胭脂和塗口紅,肉棒又樹了起來。

我的手移上茵茵的胸部且撫弄茵茵的雙乳。



前彎玉體下沈,花心就被頂得渾身酥麻,不禁全身顫,秀眉緊促,小嘴大張,

浪叫不已。



我伸手將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勁的托起,茵茵這時就像是母猴樹般,兩手緊

摟著我的頸子,兩條粉腿緊勾著我的際,一身又嫩又滑的身體便緊纏在我的身上,

又粗長的雞巴,高高的翹起,直塞入小穴中,我健壯的臂就抱住她光滑細嫩的玉

臀,雙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哥哥。。。這一種姿勢。。。。插死妹妹了。。。哼。。。

頂。。。。。哦。。。。雞巴。。。喔。。。。喔。。。。〞原來就欲火高張的

茵茵,在被我特別的姿勢和強壯的雞巴,刺激的欲情泛濫,肥大的屁股便不停的

上下擺著,由于茵茵的嬌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沈,使得歸投重重的頂入子供中,

弄得她粉臉的紅潮更紅,但得全身的快感,浪入骨頭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茵茵舒服。。。

美喔。。。快。。。快。。。茵茵快忍不住了。。。。哼。。。。?。。。〞我

看茵茵要洩身,忙抱著她的身體,轉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邊,忙將上身一伏,

壓在茵茵的身上,手將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懸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著,並

且大龜頭頂在穴心上,狠命的頂,磨,轉著〞唔。。。。好大雞巴。。。。親丈

夫。。。茵茵。。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頂死了。。。哦。。

喔。。爽死茵茵了。。。啊!。。啊!。〞大龜頭在花心上的沖刺,在春穴?狠

命的插送,這對茵茵都是非常的受用,隻見她的秀發淩亂,粉臉不的扭擺著,嬌

喘噓噓,雙手緊抓著床單,那種受不了又嬌媚的模樣,令人色欲飄飄,魂飛九天。



突然。。〞哎。。。。哥哥。。。。。哼。。。。唔。。。。茵茵不行了。。。

唔。。快。。。。再用力頂。。。。。。要丟了。。。。啊!。。。丟啦。。〞

她的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的噴灑而出,伴隨著尖銳的叫聲,

我受到又濃又燙的精所刺激,我覺得腰部麻酸,最後掙?了幾下,龜頭一麻,腰

部一陣收縮,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急射而,直射在茵茵的穴心深處。



〞喔。。。。。老公。。。。你也射了。。。哦。。。嗯!。。。好燙。。。

好強勁。。。。。。嗯!。。。哼。。。。〞一陣激蕩過後,兩人皆已經疲倦不

堪,經過一番清理之後,兩人就一起進入夢鄉。



第二天晚上茵茵還是藝妓的化妝。她告訴我,藝妓的發型、使用的粉底、胭

脂、口紅化妝,打扮,和服的裝扮,都很有學問。還告訴我日本藝妓圈?的各種

生態,像「水揚」──藝妓的初夜權──等等的競價過程,都極富心機地經過種

種安排,好讓人像掀起祇園那些靜谧房間的厚重門簾,透過小縫,靜靜地得到類

似偷窺的滿足感。



進了後台的化妝間,美豔藝妓茵茵教我坐在她的身後,離她有一臂遠,我隻

能從化妝台的鏡中看見她的臉。她象昨天一樣,先在臉蛋和脖子上打了厚厚的又

香又白的粉底,再撲香粉。她雪白的臉蛋配上豔麗的口紅,實在漂亮。



正在化妝成美豔藝妓的茵茵轉過身去重新對著鏡子,打開一隻盛著雪白粉底

霜的瓶子。那是極貴的東西,茵茵在臉部、眼圈上和嘴邊塗了一大團。然後,她

又用化妝海綿擦在臉上,後來又擦在脖子上和胸上。她數次用一塊布來擦幹淨雙

手,然後在粉底霜倒了點香水,再用一把化妝刷子再去攪和化妝品。接著她就用

它來塗她的臉和脖子,隻留出眼睛以及鼻子、嘴唇,美豔藝妓化妝就這個樣子。



後來,茵茵又蘸濕了幾把小刷子,來補填眼睛以及鼻子、嘴唇。這樣子,她

是一頭栽進了一隻香粉缸。她的整張臉煞白,像妖怪。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對她

又妒忌,又羨慕,男人們便會陶醉于這張香豔的臉。



這會兒,茵茵蘸濕了玫瑰紅的胭脂,擦在刷子上,呈現出紅色,來抹她的雙

頰。我在藝妓館?,已經第二次見到過化過妝的美豔藝妓;隻要不被認爲是無禮,

我就偷偷地看她。我注意到她染頰的顔色是常常不同的,這要看配什麽色的和服。

美豔藝妓比旁人更愛用紅色來襯底。



茵茵使用了刷子之後,還沒有眉毛同嘴唇。這會兒,她像是戴著一副希奇古

怪的白色面具,這還不夠,她還請化妝師替她刷白她的後頸。



化妝師在美豔藝妓的後頸上塗了個名叫 三條腿 的圖樣。這是一個戲劇性

的圖畫,使你感覺到仿佛你是在瞧著白色圍欄有幾處逐漸變細的地方裸露著未上

妝的皮膚。我明白了這對男人所引起的色欲效果;從某種角度來說,也像是女人

捂著臉偷偷從指縫中窺視男人。事實上,藝妓沿著發根留下一圈光皮膚,使她的

化妝更顯出是人工加上去的,更像演攤戲時都必須戴上面具。當一個男人坐在藝

妓身旁,見到她的化妝就像是戴著面具,就更加急不可耐地想往下見到她的真皮

膚。



化妝師爲美豔藝妓茵茵在畫眉毛和上睫毛膏,然後畫口紅。她先用口紅筆畫

唇線,然後直接用口紅抹嘴唇,深紅色的唇膏抹得嘴唇又香又豔,最後她還用口

紅筆沾深紅色的油彩畫上去。



茵茵正站在一個可以照出全身的大鏡子旁邊,化妝師幫美豔藝妓穿上她華麗

的和服。



美豔藝妓茵茵走出化妝間,穿戴好襯袍,有個帶子系緊在腰圍。此外,茵茵

已穿上了一雙白襪,我們稱之爲布襪,襪底沿邊有舒適的貼邊。你會覺得再多的

錢也不能造成這麽一個光彩奪人的女人。



留下來的事就是最後補一點化妝品以及頭發上的裝飾。美豔藝妓茵茵跪在梳

?台前,拿出一個細巧的盒,內中裝有塗唇的深紅色唇膏。她用一把口紅筆把唇

膏抹在唇上。



一般藝妓的時尚是隻塗下唇不塗上唇,使得下唇顯得更加豐滿。所以,大多

數藝妓都喜歡這種噘嘴的形狀,比較像一朵紫羅蘭花,美豔藝妓的化妝正是如此。

但有些藝妓喜歡把嘴唇塗得更圓些,把上下嘴唇都塗上豔麗的口紅唇彩,甚至用

化妝油彩作口紅,她的嘴使人看起來就像是兩片鮮花,更性感,正是各有所愛。



茵茵的嘴唇是現代性感小姐的畫法。雪白色的臉蛋和豔紅的唇彩化妝引起各

種奇思遐想,如果一名脂粉厚口紅豔的漂亮藝妓和你在一起肯定是最香豔的。



現在,美豔藝妓茵茵對著鏡子用眉筆畫她的眉毛。畫出來的眉毛是一種可愛

的柔和的灰色。下一步,她挑出幾種發飾,包括一塊玳瑁,一隻不平常的珍珠簪。

她插上這些發飾之後,往後頸上撲一些香粉。她還把一把摺扇插在飾帶上,一塊

手絹塞進右手袖筒?。這之後,她轉過身子來對著我。她的臉上仍帶著那種似笑

不笑的微笑。此時,甚至連化妝師也驚歎美豔藝妓是多麽的迷人了。



茵茵終于穿著華麗的奶色和服,下擺有水紋圖案。我轉過身來,她緩緩地走

到桌邊,她啜了一口茶,茶杯上也沾滿口紅,然後她遞了過來。我對著她的口紅

印喝了一口,真香!



她重新搽口紅,臉部化妝完成後,化妝師爲她著上長袖的和服,穿上長木靴,

又去表演了。



演出結束後,我又到了後台,茵茵說不卸妝了。她告訴我,爲了洗掉臉上的

妝,要用了大半瓶潔面乳;爲了洗掉頭發上的發蠟,差不多用了一整瓶的洗發香

波。茵茵對還我說,「你住得比較遠,不如今晚到我那?!」我當然很高興的點

頭答應。



不料,一起演出的其她四位美豔模特齊聲說要一同前往。茵茵想不到其她四

位美女也要去,但又不好反對。



我對幾位美女說:「我也非常歡迎,但我有一個條件,因爲我很喜歡你們演

出的化妝,我想多看,所以不準你們卸妝!」



到了茵茵的住處,四位小姐在廳?補妝和看電視,我和茵茵進房間……



房間?,我先去洗澡,茵茵在撲香粉搽胭脂塗口紅補妝,她在雪白的藝妓化

妝基礎上,在打過雪白粉底的臉蛋上玫瑰紅的胭脂,深紅色的油彩抹出美豔的眼

影,大紅色的油彩抹出豔麗的口紅,化的是濃豔的戲劇小姐妝。這種藝妓和戲劇

小姐妝相結合的彩妝更爲香豔。



我洗完澡出來時,她還在用深紅色的油彩搽口紅,我抱起她接吻,瘋狂舔吃

她嘴上的香豔口紅。



我把茵茵抱到床上,她擺動著小腿,纖細的足裸、粉嫩的指尖輕輕的挑動著。

她用手撩了撩鬓發,嫣然道:「你不動,難道我還不夠香豔動人?」



「你國色天香,令人入眼即醉,隻是我還想細看。」



茵茵輕笑道:「咯……咯……」隨著笑聲,胸前雙乳抖個不停,紅嫩的乳尖

微向上翹。



茵茵輕移蓮步,走到我身前,伸出纖纖玉指探往我的下身,輕輕捏住已勃發

的肉棒,我呼吸漸急,高大的身子輕輕的發顫,茵茵仰起臉和我接吻起來。



茵茵一手搓揉著肉棒,一手撫弄雙乳,茵茵秀美的脖子、光滑的脊背以及下

面的圓潤的臀部、深深的臀溝,無一不美到極緻,不愧是香豔的尤物。



茵茵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我抱著她柔若無骨的胴體,她身體開始慢慢搖擺,

雙手時而滑向胸膛、時而撫弄修長的大腿,腕上的銀鈴輕脆的響著,宛若爲她那

迷人的姿態伴音一般,聲音忽快忽慢,隨著鈴聲的節奏,胴體如流動的音調,毫

無瑕疵的兩條玉腿時而閉合、時而叉開,腿根處兩片紅嫩的蚌肉似也在誘人,開

開合合,?面已有了晶瑩的淫液。我沈浸在聲與色的空間?,似已忘了一切……



茵茵見我已現迷失之色,越發晃動起來,兩個圓翹的乳頭更現紅嫩,在玉手

的撚弄下,妖媚的呻吟:「嗯!、嗯!、嗯!……」旋又轉過身體,豐潤的臀肉

正對我的面前,在彎腰的瞬間,臀縫的花蕾吞吞吐吐,似吃東西一般,四面的銅

鏡?都是她那舞動的手,扭擺的腰,圓翹的臀,柔軟而修長的大腿……



我被這香豔的空間包圍,胯下肉棒如槍一般筆直的挺立著,一陣濃濃的脂粉

口紅香吹撲而來,我伸出雙臂去攬住茵茵的纖腰,肉棒挺往她的小腹。



茵茵讓我躺在床上,十指纖纖捏住肉棒,來回的搓揉著,媚眼對我道:「如

此巨大的肉棒,很少看到,你與我共登仙境吧!」說完,叉開雙腿,騎上我小腹,

上身趴在我身上,胸前雙乳磨擦著我的下巴,小腹緊貼我的胸膛,來回的滑動著。

這種香豔的動作使我更添欲火,擡臉尋茵茵的乳頭,茵茵左搖右擺,躲避著我嘴

的攻擊,我追得更急了。



茵茵浪笑道:「咯咯,如此可感到舒服?」「茵茵,我……我要……」「咯

咯……你是在求我嗎?咯咯……」「請,快點……」茵茵雙手按住我的肩膀,輕

擡粉臀,往後一頂,小穴便套住肉棒,肉棒已被穴肉包緊,就連馬眼、龜頸亦被

裹緊,已和茵茵結成一體,「咯咯……」



舒爽之感傳遍全身,茵茵粉臀抛送,肉棒亦跟著動,竟無一毫分離,擡高之

時拉起我的下體、下落之時撞向床鋪,我竟無力控制,不禁暗暗小心。茵茵小穴

如手一般,時而抓耍、時而扭弄,腕上銀鈴隨著兩人的身體而「叮呤叮呤」地響

個不停。



茵茵喘息連連:「你的……肉棒又粗又大……噢……頂死人家了,我要……

受不住了!噢、噢……」「茵茵的……哦……小穴又緊又妙,我恐怕要……要…

…」「這滋味……噢……你……可曾嘗過?噢……」「茵茵……哦……哦……再

扭……哦……」「我亦要……到了!好人……好大的槍……噢……」



茵茵舞動小穴,夾、搓、撚,我隻覺肉棒傳來極度刺激,茵茵眯著鳳眼,嬌

喘連連:「大肉棒……我要丟了……噢……」見我已現疲態,拉起我,玉手放在

我的身後,撚弄精門,要讓我快洩出來。



我則捏著她的圓臀,屏神靜氣,肉棒爆漲,茵茵開始亂擺起來:「噢……你

的……槍……槍……」小穴被肉棒撐住,下身被我控制了。「茵茵,如此快活嗎?」

「快……活……小穴爽……爽極了……夠了……」我拍打著她的脊背,肉槍往上

頻頂。「噢……你……我的……丈夫……好人,別再折磨我了!噢……噢……」



一陣狂擺,我按住茵茵的臀部,提身躍起,在空中幹了起來,「好親人……

噢……我的好郎君……我服了……噢……饒了……我吧!噢……」我不理會茵茵

的叫聲,仍然狂插著:「現在茵茵……爽了嗎?……哦……好浪……哦……」茵

茵已無力掙紮:「好丈夫……我真的服了……噢……放……我……下來吧,噢噢

……」我急速落在床上,茵茵的小穴被肉棒一頂,大叫起來:「啊!……啊!…

…我不行了……」癱軟在我身上。



良久,茵茵枕著我的胳膊,翻身跨上我的身體,輕擺玉臀。我道:「你難道

還……」話未說完,茵茵已坐了下去。



……



茵茵去洗頭洗澡了,她不讓我跟進去。爲了洗掉頭發上的發蠟,真的用了一

整瓶的洗發香波,但她隻洗頭洗上身和下身,沒有洗去臉上的彩妝。



茵茵洗頭洗澡出來,發現我不在,忽然從隔壁房?傳出一陣陣嬌哼浪叫的聲

音,偏巧我的房門竟然沒有緊閉,一道光線從房?透出來,茵茵忍不住朝內一望,

乖乖!真是不同凡響的新奇景象。



隻見四個如花似玉濃脂豔抹的美少女,全都一絲不挂,赤裸裸地或坐或躺在

房間的大床上,這四個正是和她演出後一起來的美豔少女。茵茵發現我也是一樣

赤裸裸地躺在大床中央,我下體那根肉棒粗大無比,硬挺挺地翹著像個紀念塔般。



其中一個非常豔麗的長發少女正騎馬般地跨坐我身上,狠命地將自己的紅嫩

穴上下不停地含著那支大肉棒填塞套弄,她淫媚的眸子眯成一條線,露出一付極

其淫浪的形態,向我直抛媚眼,她白嫩的粉頰透出幾許暈紅,額頭上浮現朵朵汗

珠,豔紅的櫻桃小嘴微吐著馨香,噓噓地嬌哼著:「喔……嗯!嗯!……好棒…

…唔唔……好癢……啊!……啊!……舒服死了……」真是淫蕩畢露。



另一個美女看起來纖細文靜,她坐在床頭,把兩條修長的大腿八字分開,讓

那小嫩穴張得大大的,讓我用我長毛的手在她穴?掘呀掘地,挖扣得那少女嬌軀

亂顫,那粉紅色的浪肉被我摳挖得流出片片春津浪水,少女櫻紅的嘴?也不時:

「喔……喔……啧……啧……」地浪哼著。



我的頭上還蹲坐著一個特別騷浪的女人,把她那水淋淋的浪穴對著我的嘴,

讓我伸出肥大的舌頭沒命地舔著,那舌頭不斷伸縮在她嫩穴?穿梭來回,直舔弄

得那少女好不舒服,淫精浪水直流,弄得我滿臉都濕答答地,卻又好不快活,那

少女嘗盡甜頭,白嫩屁股上下挺擺個不停,兩挺結實有彈性的玉乳更是搖晃得令

人眼花撩亂,嘴?還配合著抽送恣情地浪叫著。



最後一個美少女,皮膚十分白晰但臉上還是脂粉厚口紅豔,那乳房也是搽滿

脂粉口紅。這時她伫在床邊,抱著我的左手忘情地在自己陰戶上亂摩著,我也不

望爲她服務,將食指和中指伸進她粉紅的穴肉間挖弄,直搗得她情不自禁地流出

膩膩的淫水,弄得我的手指都濕滑滑地。美女酥美地輕喘嬌哼著,忍不住抱著我

結實的臂膀親吻著。



茵茵看得出了神,幾乎忘了原先的疲倦,心?癢癢的更加舍不得走開,忍不

住想把這場好戲看完。這時四個少女都舒服爽美極了,每個人都恣情地浪叫著。



「啊!……啊!……大情人……你的……大肉棒好粗……好棒……幹得嫩穴

……酥美極了……唔唔……好美……喔……喔……嗯!嗯!……」



「哎唷……親親……你的舌尖好靈活喔……小嫩穴……讓你舔得……酥麻極

了……」「唉呀……你的手摳著我的穴心子了……好丈夫……喔……你挑著我的

穴花兒了……」



那倒澆蠟燭的美豔少女,這時將那根大肉棒全套吃進她的嫩穴?頭,讓那堅

碩的龜頭頂著她的花心,一幌一幌地磨輾著,磨得她絲絲酥麻爽美,騷水也潺潺

地向外直流,流滿我那長滿陰毛的小腹。



那個讓我舔穴的少女,也流出了許多的淫水,讓我咕噜咕噜地吞咽了許多。

同樣地,我兩手挖扣的小嫩穴也洩出騷水,流得我的首長和指頭全都濕漉漉的。



這番美景弄得我春情蕩漾,一隻手忍不住滑進濕濡的內褲?,將食指插進熱

燙溫潤的穴縫?,真是舒服極了,渾身一陣酥麻,不由得洩出一道熱融融的春水。

于是,我就一邊看著我們的表演,一邊將食指在嫩穴?抽送起來。



在我的輪番幹、舔、挖扣、磨弄之下,那四個少女都嘗到了無比舒服的美味,

每個人都從第一種淫水,一直流盡了第三種淫水,又丟了朵朵浪精,才酥麻暢美

嬌軟無力地安睡在我的懷?。



茵茵感到一種懷念的高度快感如潮水般湧進心頭,陰道?顫抖不已,果然渾

身一陣熱燙難受,一股騷熱淫美的浪精洩了出來。



茵茵拖著更加疲倦的身子回到房?時,感到無比的空虛沮喪,那穴縫?如同

淚滴。坐在化妝桌前撲香粉搽胭脂塗口紅補妝,滿腦子都是我那根紅脹粗長大肉

棒的影子。



茵茵實在無法抗拒那挑逗性的誘惑,瘋狂的在搽口紅,兩隻手又不由自主輪

流地在濕濡的陰戶?挖扣搗弄著,弄得那紅豔豔的小嫩穴騷水淋漓,噢!我的手

又在敏感嬌挺的乳房上盡情地愛撫著,揉得渾身光滑玉嫩的肌膚都塗滿了我熱情

饑渴的淫水。



光是這樣子一個人手淫是永遠無法消減心底的強烈欲火的。她需要我,想象

我挺著那根粗長壯碩的大肉棒,雄猛的精力狠狠地幹自己、插自己,讓自己恣情

地再浪洩出淫淫的春精。



肉棒是那樣地大,那樣地粗壯有力,茵茵要肉棒狠狠地幹她,當著其她四個

少女的面前狠狠地幹自己,讓我也變成她們的一員,讓我也變成我的禁脔。茵茵

心底閃起這個念頭,怎麽樣也揮不去,抵擋不住嫩穴?那股潤潤熱燙的沖動。



「噢……噢……我好癢……小嫩穴?頭……癢死了……大肉棒……請快來幹

我……插我……」茵茵再也按耐不住了!



茵茵芳心雀躍,恨不得跳起舞來,春心激蕩下小嫩穴?似乎又開始流水了,

她回房間用紙巾把其搽幹淨。



茵茵壓抑著心?的興奮,再偷偷地探頭一望,房?已恢複了平靜,那四個少

女似乎已經睡了,隻有滿臉口紅印的我在整理衣服準備離開。



茵茵急忙回房間裝睡。我再去洗了澡,但舍不得洗去臉上和嘴唇上的口紅,

我回帶床上和茵茵深深因吻後仰臥呼呼地沈睡了。



茵茵看見我剛才威猛雄偉無比的大肉棒,現在像隻小羔羊般溫馴地躺在黑茸

茸地毛叢中,那小家夥雖然已經垂下,但還是如此美,圓潤的大龜頭還是紅紅地

脹著,馬眼上還留著發亮的口紅印,激起她心?重重愛憐。



于是,茵茵不顧一切地將那根肉棒托起,在上面噴香水和撲香粉,輕輕地撫

慰著它,然後張開搽滿口紅的小嘴將那大龜頭一口含住。接著,她又舔、又吸、

又輕輕地咬著,無微不至地愛撫著這根寶貝,隻覺得子宮?面陣陣興奮酥美,淫

淫的浪水直流著。



突地,那根肉棒如鐵棒般地硬脹起來,將茵茵的小嘴塞得滿滿的,那龜頭頂

著我的喉嚨,幾乎將我噎死。茵茵連忙將它吐出,一看:乖乖!那家夥幾乎有二

十多公分長,沒想到才一會兒時間它就脹得如此巨大,整根大肉棒像神殿的钜柱

般昂然挺立著,上面布滿著一條條浮雕似的青筋。



茵茵忍不住握緊它一面套弄,一面又放在嘴?含吮起來,我那可愛的龜頭這

時脹得又大又圓,紅得發亮。茵茵不停地挑逗愛撫著,弄得我在睡夢中也輕輕地

夢呓著。接著,茵茵促狹地用舌尖舔挖著我的馬眼,弄得我激起性欲渾身哆嗦,

洩出了一股白色的液滴。這陣突如其來的性欲,刺激得我從睡夢中醒來,我張開

眼睛看見茵茵。



茵茵不由自主地走到我面前,她就拉著我睡袍的腰帶,將她的衣服打開,茵

茵?面一件衣服也沒穿,甚至連內褲也沒有,赤裸裸地呈獻在我面前。我眼睛睜

得大大的,望著她那白玉般的嬌軀,接著又伸出手來,撫摸著她一身的細白嫩肉。

茵茵的肌膚是那樣姣美而高貴,高聳的乳峰柔軟光滑搽滿脂粉,圓嫩緊繃的屁股

白?透紅,修長的雙腿又是如此地皎潔勻稱。



我不停地愛撫著濃脂豔抹的茵茵,逗弄得她白嫩酥胸嬌挺挺地起伏著,臉密

紅暈誘人如花賽玉,這時我撫柔著茵茵的大腿,她兩條大腿內側早就被源源流出

的淫水濕透了!



這時茵茵春心蕩漾,嫩穴?的淫水流得更多,我順著那股津流往上溯源,一

直摸到她那兩瓣粉紅色的穴肉兒。茵茵可愛的陰唇花瓣嬌豔欲滴地顫抖著,歡迎

嬌客的拜訪,那紅紅的小嫩穴?早已流水泛濫地渴望著情人的眷顧……



「你真美……連身體也是這般嬌豔動人……我又想幹你了……想不到現在…

…」



茵茵身上散發出一種特別的帶脂粉口紅香氣的騷淫味,加上房?彌漫著香水

脂粉口紅和精液與淫水的味道,令我幾乎融化在茵茵的舌尖?,我全身舒坦清爽

極了,好像漂浮在雲端。



這時,茵茵仰臥著,我也是光溜溜地仰躺在茵茵的身上,那根粗長極了的大

肉棒夾在她的大腿間,熱燙燙地貼著她的肌膚,逗弄得她心?又癢又舒服的。我

的手揉著茵茵的酥胸,握著兩團白嫩嬌挺的乳房直捏揉著,一會兒又將頭從她腋

窩下鑽過來,含著搽滿脂粉口紅紅豔欲滴的乳頭不停地吸吮,又輕輕地咬弄。



茵茵浪美地直哼淫著,把浪穴貼著那根紅熱的鐵棒磨輾著,那挺肉棒又硬又

脹,燙得她渾身發浪酥美不支,忙伸出玉手將大肉棒靠在水汪汪的肉縫上套弄,

直磨得嫩穴?騷癢得要命,一股股春溶淫津源源流溢,把那大肉棒都弄得濕濡不

堪。



我被茵茵愛撫得舒服極了,兩手環抱著她,不斷地親著茵茵的臉頰舔吃上面

的脂粉口紅說道:「哦……真美……真舒服……小寶貝……我們一起來享受快樂

的時刻吧……」



茵茵嫩穴?癢死了,「嗯!嗯!……唔唔……」地哼著,巴不得我立刻幹進

去。于是,我一翻身把茵茵壓在床上,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小嫩穴……我的大肉棒要進攻了……」我的大龜頭對準了茵茵的嫩穴口,

頂在水淋淋的陰唇花瓣間,用力一挺便塞入一大截,茵茵直是舒服極了。



「啊!……哎唷……輕點……要幹得猛點……」茵茵輕輕地嬌吟著,淫蕩的

屁股卻忍不住向上迎合。



「小嫩穴……舒服呀……你的浪穴舒服啊!」說著摟著她的細腰,屁股一挺

猛幹起來,直幹得她淫水飛濺,一連幹了二十多下,說道:「寶貝……我最愛壓

浪肉了……你一身粉嫩嫩細緻的白肉,我幹起來最痛快,最爽,最喜歡不過了…

…小騷穴……你可要好好擡架啊!……」說著又是一陣勇猛快速的幹頂。



「嗯!……嗯!……啊!啊!……噢……唔……親達達……來吧……你盡管

來吧……」茵茵舒暢無比地浪叫著,淫蕩地挑逗著我。



我又幹了幾十下卻把大肉棒拔出來,將大龜頭在浪穴口磨擦著,弄得茵茵浪

穴酸酥麻癢騷水直滴,嗯!哼地浪叫求饒,我狂笑了一聲,大肉棒一挺,滋!地

神力一插,立刻全根幹入,茵茵渾身一陣酸麻,啊!這大肉棒的滋味真令人吃不

消。



我又嗯!哼一聲,將肉棒盡根沒入,直抵著茵茵脆嫩嫩的穴心兒,幹得茵茵

絲絲酸麻又說不出的舒服!



茵茵輕輕地將粉白的屁股扭擺起來,迎合著我的抽送。這時我一下下地幹頂

著嫩穴,還不時磨輾著穴心,幹得我好不痛快,茵茵也是爽快舒服極了。



「啊!啊!……好棒的大肉棒喔!」茵茵禁不住地浪叫著:「啊!……親親

……我的達達,會幹穴的好愛人……嫩穴……美死了……嗯!……唔……好舒服

……嗯!……哼……哼……」



我見茵茵淫蕩爽美地浪叫著,更加得意地挺將大龜頭上勾下抵,不停地頂撞

著雪柔的花心兒,大肉棒在茵茵嬌嫩的穴肉壁上磨擦著,爽得她浪美的嬌軀危顫

顫地抖動著。



「哎唷……癢……癢死了……救命的丈夫……好哥哥……快別磨了……用力

幹……幹死我吧……小浪穴……需要你……大肉棒……重重地幹插……嗳……嗯!

嗯!……用力……幹……」



這時茵茵高高地翹起修美的雙腿,兩手摟著愛人的脖子,屁股挺擺的更加厲

害,穴心子也配合著龜頭的搓揉一陣陣地收縮著。茵茵被我夾得酥麻極了,連打

了幾個哆嗦。



「啊!……好爽……嫩穴寶貝……你果然真有兩套……我也被你……弄得舒

服極了……真是爽快……嗚……喔……寶貝……我要猛幹了……好……」



我狂叫了聲「好」後,加猛速度飛快地幹送起來,一下下結實地插進子宮,

那兩粒硬脹的卵蛋敲打著茵茵的屁股,還不時撞著我屁眼,弄得她渾身舒服地淫

浪著:「唔唔……啊!……啊!……真美……愛人……你幹得我……真是美極了

……嗯!嗯!……噢……小嫩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哎唷……痛快死了

……」



「唷……喔……喔……大肉棒達達……你……可真會插……每下都讓我……

發……浪……啊!……啊!……酸麻……舒服死了……啊!……親哥哥……我好

愛你……愛死你喔……」



茵茵越淫叫越加騷浪,玉體也更淫蕩地挺動著,粉頰泛起了兩朵嬌紅雲霞,

真是嬌豔動人,水幽幽的雙眸傳遞著淫蕩不已的神情,更勾得我性欲激昂,渾身

精力爆發出來。



那挺大肉棒硬脹地撐開紅豔豔的穴肉,穿梭幹插著嫩穴,直幹得茵茵嬌哭微

泣,嘴?發浪似地淫浪著:「唔嗯!……天啊!……寶貝……心心……舒服死了

……親丈夫……嫩穴美死了……啊!啊!……好愛人……好達達……妹讓你幹得

……好酥麻……爽美……嗯!嗯!……喔……幹……死……嫩穴了……」



這時,我在茵茵淫浪嬌媚神情的誘惑及陣陣嬌聲浪叫的雙重刺激下,也忍不

住酥麻麻地達到高潮,猛烈地把熱燙硬脹的肉棒直頂入,那雞蛋般的大龜頭更是

抵著嬌嫩的花心,使勁地磨輾著穴心子,磨得我又酸又酥,麻美舒服不已地直叫

著:「啊!唷……我……忍不住了……啊!……呀……嫩穴……要丟……丟了…

…快……親達達……狠狠……地幹……啊!……磨得……好美……啊!……丟了

……丟死了……唔……唔……喔噢……」



「啊!……啊!……小嫩穴……寶貝……我也要……射精了……親愛的……

讓我……陪你……一起……暢快地……洩吧……」



茵茵的陰道肉壁緊緊地收縮,一股股濃燙的淫水浪精從子宮?噴出,直洩在

大龜頭上,噴得我的渾身哆嗦,大肉棒狠狠地抽送一陣之後,猛力地幹進子宮?,

緊接著大龜頭也將熱辣辣濃稠的精液一陣陣地射進子宮深處。那一波波勇猛的陽

精直燙得茵茵酥麻爽美不已,啊!爽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