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阴谋

时间:2019-12-18

阿珠和阿珍是一间女校的同学,她们的之间的友情,已经达到十分熟落的阶段 这
晚,她们庆祝大学入学试考完,一 去看电影。阿珍比较顽皮,她说要扮阿珠的男朋友
跟她庆祝。在戏院内,阿珍的手,搭著阿珠的腰,使阿珠觉得怪舒服的。  她好像一支驯服的羔羊,轻轻的倚在阿珍的怀中。阿珍忽然悄悄的在她身边,吩咐
阿珠轻轻蠕动自己的背部,她不知阿珍的这话有甚么作用,不过仍然照做。  不知何时,阿珍搂著她腰肢的手,已经托著她的乳房,跟著,就轻轻的把掌心向前
移,顶著了乳尖,快速地搓动她的奶头。虽然那支手隔著乳罩和衣服,但一样传出了火
辣辣的动感,她的掌心,好像带动了一团火,那团火把阿珠的乳头灼热了,弄得她心里
也痒痒的。  阿珠没有男朋友,她心底十分爱阿珍。阿珍显然在这力面有丰富的知识吧 她再搓
多几下就把阿珠弄得麻灼热,她咬著牙,忍不住轻轻的哼了几声,这时才明白为甚么
刚才阿珍吩咐自己擦她的乳房。  阿珠更羡慕阿珍的,是她的乳房丰满无比,比起自己足足大了四寸。她自己度来度
去胸围抑是三十二寸左右,而阿珍却足足有三十六寸。  她给弄得意马心猿,不知何时,阿珍突然实行了赤裸裸的胸袭,她的手已经解开了
她的衣纽,手指由乳罩的杯顶伸下去,捏著了她的一支乳尖,她还在搓著搓著,阿珠给
搞得浑身抖颤,不由自主,内裤也湿了一大片。  她像小便失禁一样,两腿中间的裂缝里不断有水渗出,弄得她的三角裤都是液体。  “我们不要看电影了,去我家玩个痛快吧 ”阿珍拉起阿珠说。  阿珍是住在旺角的,她是和哥哥一 住。屋内没有人。  阿珍和阿珠脱光了衣服,互相比较裸体,接著,阿珍还拿了一盒三级录影带来,和
阿珠一 欣赏。突然,门钟响了起来 两个少女吓得跳起,慌忙拾起外衣穿上。  阿珍走到门口,果然,门已给哥哥弄开了,因她们扣上了防盗链,所以不得其门而
入。阿珍开了门,阿珠亦将那匣录影带关掉,她诈作正经,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阿珍的哥哥叫做阿明,他和阿珠及几个同学一起去过几次旅行,一向对她服侍周到。  阿明对阿珠印象很好,阿珠有时很害怕跟他目光接触,因为他望著她的双目,似乎
饱含著了性的渴望,似乎要看穿她的衣服、直视她的裸体。  阿明见到阿珠坐在沙发上,很亲切的跟她打招呼说:“阿珠,甚么风把你吹来了 
今天你很漂亮,双颊红得很可爱哩 ”  阿珍蹦跳著取过一杯酒给阿明,阿珠和阿明都可以看到她跳起来时,一双乳房好像
篮球在篮框内外弹跳著。  阿明神情怪异,阿珠却暗叫一声 原来阿珍乳房的跳动,提醒了阿珠想起两人都是
真空的,而两个乳罩和阿珠的内裤都各自丢到客厅地板的一角。  她正想赶过去,捡起自己的内衣裤,阿明已经发现了她的粉蓝色内裤。他兴奋的捡
起那条内裤,放在 端嗅了起来,不知他摸到那湿湿的一大片,会有甚么感想。  阿明拿著阿珠的三角裤,嗅了又嗅,说道:“好香 ”  “喂 我们饮酒啦 ”阿珍向阿明说。  阿珍向阿珠打眼色,叫她开啤酒。阿明在两个女孩子的劝饮下,他把内裤放在小茶
几上,接过两人捧过来的酒杯。  阿珍抢先一饮而尽,趁阿明饮酒时,一个箭步走过去,把乳罩内裤都提起,入房收
藏好。阿珠满满的跟阿明喝了两杯,她感到双颊红得发烫,不禁倒泻酒,淋湿了阴户。  “这个酒真好喝呀 ”阿珍出房,她变得很妖艳,她的双眼也湿润了。阿明巴不得
阿珠饮多一点,他连忙站起来,又快快的倒了酒。  阿珠推辞不想再饮,刚才倒湿了她的裙子,裙子很薄,湿了的裙子贴著她的大腿,
赫然现出了毛茸茸的幼发,阿明顿时感到了自己腿间在发硬,他蹲下来替阿珠在地毯上
拾起酒杯,无意间看到阿珠的裙底,那里百分之一百是真空的,那饱满的鲍鱼状缝子,
好像是垂涎欲滴,他感到脑间气血一涌,不禁隆的倒在地上。  两个少女惊慌的过来扶他,他灵机一触,索性诈作昏迷,好趁机纳福。由于他放软
了手脚,而两个女孩子是慌张的拉他。阿珍扶他的双手,一对饱满的乳房,压著他的 
子,压得他险些窒息,不过乳房带给他的那种温柔感觉,远远及不上在抬著他的腿的阿
珠。她们打算抬他上沙发,阿珠的乳房正正压著他硬硬的身体,他全身软软的,难得这
个地方却硬得惊人。  阿珠感到很奇怪,她想不通为甚么男人昏迷後仍会有个地方硬得这么厉害的原因。  两个女孩子合力把阿明抬上沙发,阿珍说要把阿明的钮子解开,于是阿珍把他的衫
钮一粒一粒的解开,阿珠解开他的裤头,问阿珍:“拉链要不要解 ”  阿珍说:“当然要啦,我们要提防他吸不到空气 ”  那条裤子的拉链倒很难拉,阿珠两支手忙乱了一会,才拉开拉链,赫然发觉他的局
部地带给开放後,一根东西在内裤里弹了一下。  阿珍说:“趁他醉了,我们偷看一下。”  阿珠这时也充满好奇心,在阿珍怂恿之下,快手快脚,拉开阿明的内裤窥看。那奇
景看得阿珠目瞪口呆。就在这紧急关头,阿明按不住自己的紧张情绪,他的局部地带大
力的跳动了一下,那好像是青蛙般大力的猛跳,这一跳吓得阿珠连忙放手。  两人见阿明的身体缓动,羞得要死。阿珍说:“我下楼买醒酒丸 ”  她急忙开门走了下楼,阿珠有点手足无措,她叫起来:“等等我,我也要走了 ”  但阿珍没有等她,反而躺在地上的阿明,一伸手就拉住了阿珠的足踝 他张开了眼
睛,诈醉胡乱地说:“阿珠,为甚么你解开我的裤子 你一定喝醉了酒,想看看我的身
体,好,我听命了。”  说完,他就站起来,迅速脱掉自己的裤子,连内裤也脱了下来。  他说:“阿珠,我暗恋你已经很久了,你嫁给我吧 你看,我这里是多么充满著男
子气慨。”  阿珠连忙伸出手来掩著自己的眼睛,她双手放在眼睛部位,却忘记了下身的重要部
位。突然她感觉双腿一凉,裙子被翻起,一条柔软的舌头,竟然在自己的腿间游移。  她尖叫一声:“啊 你这急色鬼 ”  这时阿珍已经离开这屋子,没人保护得了阿珠,她给他的舌头弄得没法站稳,她大
力扯著他的头发,几经辛苦,才把他推开,跟著她双腿一软,一下子跌在地毯上。  阿明知道现在是成败关键,他不让她喘息,一下子扑过去,吻著她的红唇。  “哦 ”阿珠叫出声来,她不讨厌阿明,但从未想过会这么给他连攻两招。她来不
及咬紧牙根,就给他的舌头伸入嘴巴中乱撩,那舌头刚才是在自己的腿间,现在又伸入
另一个禁区,阿珠真是拿他没法。  他捧著乳房,揉搓著,让她双乳轻轻地颤动,还轻拉著乳尖。  “哎呀 ,救命呀 停手,你干甚么呀,阿珍,救救我呀 ”阿珠乱叫著。  “她走了,正好方便我们享受一下,你刚才还挑弄我,这时却在反抗,多么傻。其
实阿珍也希望我跟你好,她把你交给我,不会害你的,你是她的最好朋友呀 ”  阿珠这时开始怀疑阿珍是设陷阱出卖自己,她说道:“你、你搓得好大力呀,你把
我弄痛了 ”  阿珠埋怨著,她没有怪阿明误会自己,因为自己刚才真是拉开他的内裤窥看人家,
不过,他这么猖狂,又舐又摸、内外夹攻,快感很快遍及全身,这时的阿珠,开始崩溃
了。在她脑海中一片空白时,他猛地一挺   “啊 ”阿珠身子抖了抖,一根硬硬的东西塞进她的阴户内,那根东西很大,将她
的阴道塞得满满的 她呻吟著,而阿明就大力抽动,阿珠虽然觉得被插入的地方有点儿
疼痛,但是另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又使她觉得很享受。  阿珠被弄得如痴如醉,舒服地昏了过去 阿珍这时回来了,她向阿明打了个眼色说
道:“你把她怎么了,看你们现在的样子,一定好过瘾吧 ”  阿明挥手:“你迟一点才回来嘛 我还没完哩 ”说著,他又大力地抽插著阿珠。  阿珍并不离开,她开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然後把乳房贴到阿明
的背脊。  这时,阿珠突然睁开眼睛,她见到阿珍赤身裸体地抱住她哥哥不放,不禁吃惊地问
道:“阿珍,你怎么可以和你哥……”  阿珍笑著说道:“阿明并不是我亲生哥哥,我们早已玩过好多次了 这次我是特地
让你的,你放心玩吧 ”  阿明终于在阿珠的肉体里发泄,从此之後,她们就常常在一起玩三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