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k939.com
提示:本站域名会经常更换,请狼友们记住本站最新域名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出轨带来的激情

出轨带来的激情
  林夕和陈志强结婚有一年半的时间,起初两个人的感情还挺好,约定好两年以后,事业稳定了要个小孩,但他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性生活不和谐,陈志强一、不会调情,二、时间太短,起初林夕还不怎么在意,什么事情都经不住日子久,这女人长期得不到性满足,慢慢的就会抱怨,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一大早林夕还像往常一样在厨房准备早餐,身穿着刚好遮住屁股水粉色的睡裙,两个坚挺的巨乳似是要破衣而出的样子,她右手倒着牛奶,左手不经意的碰了自己乳头一下,由于长时间憋着,得不到发现,像一股电流直通自己的下体,酥痒的感觉,让她难受不已,林夕长叹口气,把倒好的牛奶切好的面包片,端上了餐桌。



  “你自己慢慢吃吧,我去上班了”林夕除去身上的围裙,挂在墙壁上,边往卧室走去边说道,这之间没有看陈志强一眼。



  “又不吃了!行吧,我自己慢慢吃吧,哦、对了,今晚我加班,回来会很晚”陈志强喝了一大口牛奶,回头对着卧室换衣服的林夕说到“知道了”林夕不太耐烦的回答着。



  今天由于外面的天气非常好,林夕上身穿了黑色短袖西装,下身穿着黑色包庇小短裙,外加肉色丝袜与黑色小高跟鞋,再配上她及腰的披肩长发,把林夕的整个身材凸显的前凸后翘。



  林夕是榆封市腾达集团顶级的HR,更是整个集团的大美女,她有一张混血儿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加上樱桃小嘴,在她这张瓜子脸上搭配的玲珑有致,还有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任谁看见了都想揉搓一把。



  “林夕,今天这么早就到了啊”杜乐乐看着正在整理资料的林夕,坐在了她身旁,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说道。



  杜乐乐是和林夕一起来到的这家公司,他们的感情如同亲姐妹一样好,互相之间没有任何隐私。



  “在家里烦,今天公司招标大会,顺便就早点过来了”林夕边整理手头的文件边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俩又闹别扭了啊,总这样不行啊,没带你老公去看看啊”杜乐乐歪着脑袋看着林夕的脸小声的说道。



  “哎!没用,不说了,赶紧工作吧”林夕看了一眼杜乐乐,勉强的挤出一点笑容。



  “得嘞,知道了,今晚公司聚会别忘了一起去”杜乐乐丢下这句话便扬长而去,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一上午的会议终于结束了,林夕独自站在办公楼的窗前,双手抱着胳膊,环绕在胸部下方,眼神忧伤的看着窗外,思索着她这一年多的婚姻,虽然没有什么大吵大闹,但不和谐的性生活给她带来很大的困扰,现在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的林夕大美女在想什么呢?”朱浩然端来了一杯水递到林夕的手里问道。



  朱浩然是公司销售部总监,为人帅气、正直、且能说会道,一张国字脸上,浓浓的眉毛,大大的双眼皮,鹰钩鼻子,薄片嘴,再配上他那张干净白皱的皮肤,整个人看着颇为英俊。



  “啊,没什么,就是在想,开会讨论的内容”林夕接过朱浩然递过来的水杯,慢慢的喝了一小口,转过头回他一个微笑。



  朱浩然用宠溺的眼神看着林夕,从林夕进入公司那天朱浩然便对她一见钟情,当得知林夕以是有夫之妇,失落了好长一段时间,就从此把这份情感一直埋藏在心里。



  “哦!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开完会了,正好咱们公司的人都出去聚餐,你也好好放松放松”朱浩然看着窗外对林夕说道,他不敢太多的去直视她,怕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



  “嗯!谢谢关心”林夕看着窗外轻描淡写的回答了一句。



  很快夜幕降临了,此时KTV包房里以是沸沸扬扬,整个大包房里都是腾达集团人事部与销售部的干部级人物。



  “林夕,过来喝点,别翻手机玩了,明天就是周六了,今天好好嗨一把”说话的是销售部经理李孟凡,他也是非常爱慕林夕,此人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单眼皮小眼睛,蒜头鼻子下,有一张口齿伶俐的小嘴,李孟凡色迷迷的小眼睛一直盯着林夕不放。



  当林夕还没开口说话时,杜乐乐见状赶忙赶了过来,弯腰拉起林夕说到:“她得陪我喝”说完,做了个鬼脸,拉起林夕就跑掉了。



  她们俩在一个小桌子上边喝着酒,边聊天,林夕总能注意到在一个角落里朱浩然在那独自喝着闷酒,不一会林夕趁着杜乐乐去唱歌的时候,她端着酒杯,坐在朱浩然的面前。



  “怎么自己一个人喝呢,不去跟他们一起唱歌”林夕手托着下巴,看着杜浩然的脸说道。



  杜浩然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候惊了一下,怔怔的看了林夕大概有十多秒钟,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此时林夕的脸蛋甚是红润,眼神也颇为迷离,就像那刚被滋润过的小女人,杜浩然被这吸引的眼神久久不能离开。



  “嘿!喝傻了”林夕见郑浩然呆呆的看着自己也不做声,就用她的小手拍了一下郑浩然的脑门。



  郑浩然这才回过神来,摸了下林夕拍的位置,随后把林夕的杯子和自己的杯子都倒满了酒,抬头用看宝贝的眼神看着林夕说道:“是被你这个大美女给惊艳到了”



  “油嘴滑舌!”林夕歪着脑袋斜眼笑眯眯的看着他。最后两个人都相视笑了起来。



  郑浩然和林夕边聊天边喝着酒,这是杜乐乐找了过来说“小祖宗,你在这呢,郑总监也在呢!”



  郑浩然见林夕的闺蜜过来了,赶忙起身要离开,杜乐乐还没等郑浩然说话,便把他摁回座位上。



  “你们坐着别动,听我说,我马上就得回家了,家里有点事情”杜乐乐说完这句话,看了眼郑浩然,紧接着又说到。



  “郑总监,我们家林夕酒量不行,一喝就多,每次聚会都是我送她回家,这次就拜托你了,过一会你送她回家好不好?”



  郑浩然听见此话,点头像拨浪鼓一样,连说好,这是他多么难得的机会,能跟自己的女神,面对面喝酒聊天。以前聚会的时候他连靠近林夕的理由都没有,所以就很少参加公司聚会,可能心中一直存有这份浓浓的爱意,再加上知道自己的女神是有夫之妇,就一直不能像正常同事那样跟她谈笑风生。



  林夕白了杜乐乐一眼说“让你说的我好像小孩似的,我自己就能回家”



  “好好好,我说错话了,我走了”杜乐乐拍了一下林夕,回身给郑浩然一个眼神走掉了。



  KTV包房里,有唱歌,有划拳的,甚是热闹,郑浩然和林夕依然坐在那个角落里喝酒聊天,没多久林夕又喝多了,她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把玩着酒杯,眼神里透着犹豫。



  “生活太累了,真不想要这样的日子,浩然!你知道我现在有多不想回那个家吗,每天都不想,看到那个家我就烦”林夕把整杯酒灌到了肚子里,右手扶着额头,看着郑浩然,眼神里似有些泪花,郑浩然看了甚是心疼,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林夕,以前他一直以为林夕日子过的很幸福,从来不敢靠近她,不想去影响她现在的生活,哪成想她现在过的这般痛苦,郑浩然特想坐过去把她拥入怀里,碍于身边全是公司里的人。



  “ 林夕别再喝了,我送你回家吧”郑浩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安慰她,便去扶起林夕往外走。郑浩然刚打开车门,林夕便一把把车门给关上了“我不要回家,不要回家,不要回家”林夕扶着车窗摇摇欲坠,嘴里不停的说着这句话,不管郑浩然怎么相劝,林夕就是不上车,郑浩然没办法就在附近开了个房间。



  “林夕今晚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郑浩然把林夕扶躺在床上,转身正准备离开,瞬间林夕抓住他的手,说道“不要走,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郑浩然转身看着林夕,正好和她那忧伤的小眼神相对,他转身坐在林夕身边拍着她的手说:“我不走,我在这陪着你”



  林夕醉眼朦胧的望着郑浩然,酒精的作用使她双颊绯红,春心荡漾,忧伤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林夕慢慢的坐起身来双手拥进郑浩然的怀里,抬头望着他。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郑浩然一时不知所措,只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乱跳,他就这样低头静静的看着林夕,两个人对视了不足半分钟,郑浩然便不受控制的去吻向林夕的双唇,林夕像身体触了电一般,整个身体酥软了下来,迎向他的双唇,两个人就这样缠绵着。性吧首发



  郑浩然趴在林夕身上,粗喘着气看着林夕道:“林夕!从认识你那天我就爱上你了”说完便脱去了林夕的衣服,只见她耸立的双乳毫无遮拦的展现在郑浩然眼底,他看着林夕迷离的眼神望着他,牙齿轻轻的咬着双唇,胸口跌宕起伏。郑浩然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低头使劲的亲吻林夕的乳头,舌头不停的播愣着,左手慢慢的移向她的下体丛林之处,顺时脱去了她唯一的遮羞布,整个身体一览无余的展现在郑浩然的面前。



  由于林夕长时间得不到性满足,被这一举动刺激的雌性激素不断上升,下体的汁水在不断的泛滥,身体不停的去迎合郑浩然拨弄她阴蒂的手指。林夕此时身体被刺激的一阵阵酥麻,她反身骑在了郑浩然的身上,脱去了郑浩然的衣服,低头吻向他胸部的两个小乳头,随后画圈的吻向他的阴茎,林夕单手摆弄着他又长又粗的阴茎,她不由自主的说了句:“好大啊”



  之后一口叼住了他的大鸡巴,郑浩然不受控制的“啊!”了一声,他的大鸡巴被林夕舌头拨弄的浑身酥麻颤抖,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简直要爽上天了。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你”郑浩然被林夕舌头拨弄的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起身就把林夕按在了身底下,一手扶着林夕白嫩的大腿,另一只手拿起他的阴茎就捅向林夕的丛林深处,只听噗呲一声,淫水被捅了出来,林夕被爽的啊的叫了出来,伴随着林夕的叫声与啪啪的水生,郑浩然更是兴奋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的大鸡巴在林夕紧密的小逼里简直爽到爆。



  “舒服吗?亲爱的”郑浩然亲吻着林夕的双唇问道。



  “爽,好爽”林夕娇喘的回答着,郑浩然又粗又大又坚挺的大鸡巴,深深的够到她阴道里面最敏感的点,林夕跟她丈夫就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每回林夕刚刚来一点点感觉,他的丈夫就不行事了,前奏调情不会,完事了也从来不讨论事后感觉,这使林夕每次都以难受告终,久而久之林夕就开始厌烦他们的夫妻生活。



  林夕被郑浩然的大鸡巴马上就要顶到高潮了。她不想马上结束这么爽的性爱生活,便马上起身骑在了郑浩然的身上,用手抓着他的大鸡巴就往自己的逼里插,自己去主宰这场性爱。



  “啊!林夕,你的水好多,都淹着我的小鸡鸡了”郑浩然双手扶着林夕又嫩又大的两半白臂,使林夕坐在上面上下抽插更自如些,林夕被爽的淫水直往外喷,她坐在上面各种姿势调换,林夕横爬在郑浩然的身上,使他的大鸡鸡左右摇摆,爽的郑浩然忍不住直哼哼,当郑浩然刚要射的时候,林夕停住动作要换姿势,似乎知道他马上射了似的,故意吊他的胃口,这使郑浩然爽的要升天了的感觉。



  郑浩然起身就把林夕搬跪在床上,他拿着他的大鸡鸡直接在她的后面怼了进去,郑浩然猛劲的进攻力度大的让林夕嗷嗷直叫。



  “啊!啊!射了,射了”说完郑浩然开始加大了力度,这时林夕也达到了高潮的定点,淫水伴随着郑浩然的精液扑哧扑哧的往出喷。



  经过进一个小时的一番云雨,两个人都累得不行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不一会就都进入梦乡了。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了床上,林夕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只觉得浑身酸痛,她用手轻轻的按摩着自己的胳膊,眼睛环顾了下四周,瞬间胳膊僵持住了。



  “这是哪里,为什么身体会这么累?”林夕心想着发生了什么事。当她侧脸看见躺在她身边的男人时,赶忙周开被子看看自己,看完整个人都惊呆了,差点没叫了出来,她捂住自己的嘴巴,开始快速的回忆起来。昨晚喝多了,后来发生的事她慢慢的回想了起来,只觉得一股热流涌上了脸颊。



  “不行,趁他还没醒,赶紧穿衣服走人”林夕想完就开始悄悄的起身,当她刚要起来就被身后的一双大手给抓了回去,林夕再次撞入郑浩然的怀里。



  “亲爱的,你要去哪?”郑浩然抚摸着林夕的头发问道“昨晚,昨晚,我们”林夕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问“昨晚,我们该做的都做了,林夕,我真不知道,你现在日子过的这么痛苦,以前我一直深爱着你,就是碍于你有家庭,不敢靠近你,怕影响你的幸福生活,早知道你…”郑浩然亲吻了下林夕的额头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他知道再说下去就是要破坏她的婚姻,至于是过是离,还要她自己做决断。



  “饿了吧,你在这躺着,我去给你买早点”说完郑浩然,穿完衣服就出去了。林夕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在那一幕幕的回想昨晚的场景,真的是让她舒服死了,不知不觉嘴角扬起了笑容。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回味这些,真不知羞耻”林夕轻轻给自己一嘴巴,让自己赶紧回过神来,迅速的穿上衣服,整理好自己的面容,准备回家,不能等郑浩然回来,发生这种事情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林夕在坐车回家的路上给郑浩然发信息道:“浩然,我先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忘了吧,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同事相处”简单的几句话,却有她不得已的心酸,她何尝不是也爱慕着郑浩然呢,从进公司没多久,她就看出郑浩然的心思了,只是因为自己有家庭,不敢去做背叛家庭的事情,可就在昨晚,酒精的作用下,她没把持住自己。



  郑浩然坐在酒店的床上,一遍遍的看着林夕发来的信息,心里别提有多痛苦,他不知道该怎么回信息,后来放下手机,索性不回了,这是她的选择,他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林夕推开门,走进家门,看见自己的丈夫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餐座上摆着准备好的早餐。



  “回来了,昨晚去哪了,一晚上没回来?”陈志强起身接过林夕手中的背包问道“昨晚公司聚餐,喝的太晚就直接住乐乐家了”林夕换好拖鞋,脱下外套递到陈志强手中,回答的同时并没有看他一眼。



  “哦,早餐在桌子上,去吃吧”陈志强把衣服挂好,又坐回到沙发上,继续看他的电视。林夕一夜未归,他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去关心,并不是因为信任她,而是两个人的感情因为林夕的强悍与数落他的无能慢慢的没了。



  而林夕因为他的不闻不问,更是心灰意冷了,看来两个人的感情好不好跟性生活和不和谐也有很大关系。



  “不吃了,头疼,我去睡会”林夕不爱搭理他,说完就直奔卧室走去,林夕躺在床上,又开始不自主的去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昨晚的一幕,让林夕是又喜又羞,让她回味无穷,这种感觉在她老公身上是从未体验过的,她甚至有想再来一次的想法,林夕越想越觉得羞得慌,把头埋在了被窝里。



  由于昨晚过于劳累,林夕不一会就睡着了,等她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五点了,她眯着还未清醒的眼睛,来到客厅正好看见陈志强穿好衣服准备出门。



  “醒啦?我出去有点事,今晚就不回来了”说完他就走了出去。性吧首发



  林夕看着陈志强走出的背影,心里知道这是为了躲她才走的,林夕冷笑了一声,对这样的婚姻也麻木了。



  林夕走向厨房,看还有些剩饭剩菜,便端上餐桌,开始慢慢的吃了起来,吃完饭她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无聊之时便找杜乐乐视频聊天,两人大概聊了一个钟头,杜乐乐困了,便终止了视频通话。



  林夕躺在自己的床上,无聊之时又想起了昨晚之事,又激起了她的荷尔蒙分泌,林夕左手摸着自己坚挺的乳房,右手慢慢的向下滑去,伸进内裤里面摸向她的小木耳,湿乎乎的粘液使她的三根手指顺利进入她的小穴里,只听一声闷哼,林夕的身子轻颤了一下 她脱下自己的内裤和睡衣,把整个丰满的身体都展现了出来。



  林夕的脸颊呈现出红润的状态,张开小嘴娇喘着不停,三根手指在她自己的小穴里抽插着,动作是时快时慢。这种用手指她似乎还不满足,用另一只手在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个振动棒,打开开关插入下体的小穴嗡嗡震动着,她的娇喘声不受控制的变大了起来,随着震动加抽插的速度,不一会她身体一阵抽搐,大量淫水从她的下体喷发而出,高潮过后,林夕静静的躺在床上,享受着高潮给她带来的快感。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林夕的丈夫陈志强,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独守空房的日子让她难以忍受。



  这晚下班回到家,林夕看着正准备出门的丈夫,她叫住陈志强说:“你先等会出去,我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说吧”陈志强不耐烦的坐回到沙发上等着林夕说话。



  林夕坐到他对面,顺手从包里拿出一张住,放在桌子上推向他的面前说道:“这是离婚协议书,字我签完了,你签一下吧,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陈志强接过林夕递过来的纸看了看,抬头看着她说:“你想好了?”



  “想好了”林夕面无表情,不紧不慢的说到。



  陈志强签完字,便走出了家门,林夕叹了口气,起身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从今以后她不再属于这个家,以后该何去何从她还不知道。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林夕把房门钥匙放在桌子上,拖起皮箱走了出去。



  林夕自己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不知道去哪,不知道该找谁,找杜乐乐?不行,最近她太忙,其他的闺蜜,都不在本市,她拿起手机翻看着通讯录,一下看见郑浩然的名字,林夕拎着皮箱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想叫郑浩然出来,但一直犹豫不决,这时候的她,太想要人陪了。



  经过再三的思想斗争,她决定还是给郑浩然发个微信吧,就不打电话了,他能看见就看见,看不见她也就忍了。就在微信发出不长时间,林夕的电话响起,拿起一看是郑浩然打来了,她盯着手机看了半晌,最后怀着忐忑的心接起了他的电话。



  “喂!林夕,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郑浩然见林夕接起了电话,便迫不及待关心的问着“我在林星街171号”林夕捂着嘴压低自己的声音回答道。



  当挂掉电话的那一刻,林夕差点哭了出来,心里即是温暖又是感动。



  不一会郑浩然开车来到林夕的身边,他下车把林夕的皮箱放进车后备箱里,给林夕打开车门示意让她上车。郑浩然带着林夕来到他的家里,叫林夕坐在沙发上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当得知林夕已经离婚了,他差点开心的笑出声来,林夕坐在那怔怔的看着他,这他才知道有点过了。



  “林夕,别难过,你还有我呢,你就在这里住下,让我来照顾你”郑浩然坐在林夕面前很严肃的说到。



  林夕跟郑浩然对视了半晌说“有酒吗”此时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只想喝酒把自己灌醉。



  “有,你等着我,我下去买点小菜”说完郑浩然便快速的走出家门。



  不出二十分钟郑浩然拎着各种各样的小菜回来了,摆在了桌子上说:“林夕,有白酒和啤酒,你喝哪个?”



  “啤酒吧,白酒我喝不了”林夕帮他把菜倒进盘子里说道。



  两人收拾完之后,就开始了边喝边聊,林夕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把这一年半婚姻的苦楚都向郑浩然倒了出来,郑浩然边安慰着边当一名很好的听众。许是林夕不胜酒力,又或许是心情不好的原因,没喝多少就多了。



  郑浩然见林夕已不能再喝了,就把她扶到卧室里面的床上,他看着躺在床上的林夕,脸红扑扑的,瞬间心里一阵荡漾,不由自主的就弯下腰吻向林夕的红唇,当他刚接触上她的唇,就被一双胳膊绕在了脖子上,便一下激起了郑浩然的男性的荷尔蒙。



  郑浩然边亲吻着林夕的嘴唇,边脱去林夕身上的衣服,亲吻她的嘴慢慢的移向林夕坚挺的乳头,林夕被刺激的轻声呻吟着,他的大手则滑向林夕双腿之间的小穴深处,手指轻勾着小穴里面,她的小穴汁水不断的往出流,把郑浩然的整只手都给打湿了,郑浩然再也按耐不住想要她的渴望,快速的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拿起他硬邦邦的阴茎,直插进她的小穴里。一直独守空房的林夕,被郑浩然粗大的阴茎顶的淫水泛滥,林夕此时不想去在乎那些伤心事,也不想去顾着矜持不矜持了,只想好好的享受这一刻,享受性爱给她带来的快感。两人在床上折腾了大半个小时,郑浩然搂着光溜溜的林夕都进入了梦乡。



  一转眼半年过去了,此时林夕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师正为她画眉毛时,杜乐乐从外面闯了进来说:“林夕,快点,快点,新郎官来了”



  “看把你急的,我还没着急呢”说着林夕赶忙整理下她那洁白的婚纱,笑眯眯的坐在床边等候着。



  “也不知道是谁心急,一听说新郎来了,第一个坐床边等着”杜乐乐斜眼笑吟吟的看着林夕,正在她俩还在开玩笑的时候,房门打开了,郑浩然身穿深蓝色西装,穿着大皮鞋,淑着大背头,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半跪在林夕面前说:“我亲爱的新娘,我来接你回家”



  林夕眼中泛有泪花,含情脉脉的看着郑浩然,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让她知道,婚姻里不该强势,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小鸟依人的女人才会使男人疼爱怜惜。林夕接过郑浩然手中的玫瑰花,把手递到郑浩然手里起身跟她去往婚姻殿堂。